新聞中心

朱萬峰:從“四大”國家文化公園“看”河南文旅融合發展

發布時間:2021-03-22 點擊:153

國家文化公園是國家推進實施的重大文化工程,通過整合具有突出意義、重要影響、重大主題的文物和文化資源,實施公園化管理運營,實現保護傳承利用、文化教育、公共服務、旅游觀光、休閑娛樂、科學研究功能,形成具有特定開放空間的公共文化載體,集中打造中華文化重要標志,以進一步堅定文化自信,充分彰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持久影響力、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強大生命力。
    國家文化公園是在民族復興、文化強國和旅游發展的新時代背景下提出的,在文化遺產保護領域對國際社會作出了重要貢獻,也是在國際文化交流與本土化實踐過程中的創新性成果。
    2019 年出臺了《長城、大運河、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2020年《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指出要“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加強文物古籍保護、研究、利用,強化重要文化和自然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系統性保護,加強各民族優秀傳統手工藝保護和傳承,建設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等國家文化公園”,至此,目前我國已形成“四大”國家文化公園的布局。
    河南省是唯一兼具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四大”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任務的省份,具有“四大”國家文化公園的集聚效應。因此,研究國家文化公園就繞不開河南,關注河南社會經濟發展自然也無法忽視國家文化公園的作用。
    一、“四大”國家文化公園在河南
    (一)長城國家文化公園
    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包括戰國、秦、漢長城,北魏、北
    齊、隋、唐、五代、宋、西夏、遼具備長城特征的防御體系,金界壕,明長城。涉及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山東、河南、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15個省區市。
    2019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嘉峪關時強調:“當今世界,人們提起中國,就會想起萬里長城;提起中華文明,也會想起萬里長城。長城、長江、黃河等都是中華民族的重要象征,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重要標志。我們一定要重視歷史文化保護傳承,保護好中華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脈。長城凝聚了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和眾志成城、堅韌不屈的愛國情懷,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代表性符號和中華文明的重要象征。要做好長城文化價值挖掘和文物遺產傳承保護工作,弘揚民族精神,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凝聚起磅礴力量。
    古有“得中原者得天下”,河南也一直是春秋戰國諸侯統治者逐鹿中原爭奪的目標,也因此成為中華民族多元文化碰撞、交流、融合發展之地。春秋戰國時期,在中原區域諸侯爭霸尤為突出,各諸侯國為軍事戰爭防御分別筑造了楚、魏、趙、鄭、韓長城等,至今留下了大量遺址遺跡,在中國早期長城史跡考察和長城文化研究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

圖片1.jpg

長城(河南段)始建于公元前7世紀,現存的春秋戰國時期楚長城、魏長城、趙長城、鄭韓長城等,總長度449.196千米,涉及南陽、駐馬店、平頂山、鄭州、新鄉、鶴壁、安陽等7個省轄市13個縣(市、區)。
位于河南省南陽市方城縣的大關口楚長城遺址,建于楚文王二年(公元前688年),是中國迄今考古發掘并確認建筑最早的長城,有“長城之父”的美譽;鄭州新密現存的魏長城,是修筑時間最早的古長城之一;新鄉輝縣的趙長城至今也已有二千多年的歷史了。

圖片2.jpg

                                                     (大關口楚長城遺址)
     “十四五”期間,河南省將圍繞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堅持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長城的總體要求,貫徹“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針,保護利用楚長城、趙長城、魏長城遺址等重點區段,建好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
    (二)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
    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堅守“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理念,按照科學保護、世代傳承、合理利用、有機融合的原則,以大運河沿線一系列主題明確、內涵清晰、影響突出的文物和文化資源為主干,深入挖掘大運河承載的深厚文化價值和精神內涵,打造大運河璀璨文化帶、綠色生態帶、繽紛旅游帶,延續壯美運河的千年神韻,使之成為新時代宣傳中國形象、展示中華文明、彰顯文化自信的亮麗名片。
    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包括京杭大運河、隋唐大運河、浙東運河3個部分,通惠河、北運河、南運河、會通河、中(運)河、淮揚運河、江南運河、浙東運河、永濟渠(衛河)、通濟渠(汴河)10個河段。涉及北京、天津、河北、江蘇、浙江、安徽、山東、河南8個省市。根據大運河文化影響力,以大運河現有和歷史上最近使用的主河道為基礎,統籌考慮遺產資源分布合理發展。

圖片3.jpg

                                                     (商丘隋唐大運河遺留的痕跡)
    河南運河歷史久遠,價值突出。歷史上大運河曾流經豫地的鄭州、開封、洛陽、商丘、焦作、新鄉、鶴壁、安陽、濮陽9個省轄市的40個縣(市、區),河南段是當之無愧的大運河根脈。以河南段為主題的隋唐大運河拓展延網,鑄就了華夏歷史主體形態。
現階段,河南省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的保護建設,已明確了“管控保護、主題展示、文旅融合、傳統利用”四類主體功能區的規劃,并為其發展明確了規劃指引和建設要求。其中,“管控保護區”明確了各片區保護范圍和保護要求;“主題展示區”謀劃了25個核心展示園、50個核心展示點、20集中展示帶和100個特色展示點;“文旅融合區”規劃了洛陽、鄭州、開封、商丘、焦新、安鶴、濮陽7個片區;“傳統利用區”明確了與大運河緊密相關的歷史城區街區、名村名鎮及工業遺產65處。

圖片4.jpg

                                                            (通濟渠鄭州段風光)
     “十四五”期間,河南省還將圍繞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重點推動隋唐大運河文化公園、滎澤古城、州橋及古汴河遺址展示利用、大運河滑縣??h段等重點項目,實施鄭汴洛運河水系連通、永濟渠(衛河)旅游通航等重大工程,培育“隋唐勝跡?運河根脈”品牌,塑造“千年運河”文化旅游形象。
    (三)長征國家文化公園
    長征國家文化公園。旨在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等重要講話精神,以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根本,發揚長征傳統、傳承紅色基因,按照保護優先、強化傳承,文化引領、彰顯特色,總體設計、統籌規劃,積極穩妥、改革創新,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的原則,以長征沿線一系列主題明確、內涵清晰、影響突出的文物和文化資源為主干,生動顯現長征文化的獨特創造、價值理念和鮮明特色,進一步彰顯革命文化的強大感召力,做大做強中華文化的重要標志。
    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工農紅軍一方面軍(中央紅軍),紅二、四方面軍和紅二十五軍,為粉碎國民黨的軍事“圍剿”,保存有生力量,實現北上抗日,以非凡的智慧和大無畏的英雄氣概,戰勝千難萬險,付出巨大犧牲,勝利完成震撼世界、彪炳史冊的長征。
長征國家文化公園。以中國工農紅軍一方面軍(中央紅軍)長征線路為主,兼顧紅二、四方面軍和紅二十五軍長征線路。涉及福建、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重慶、四川、貴州、云南、陜西、甘肅、青海、寧夏15個省區市。

圖片5.jpg

                                                 (紅二十五軍長征出發地——何家沖)
    河南省是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的重要區段之一。1934年11月16日,中國工農紅軍紅二十五軍從羅山縣何家沖出發,離開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率先到達陜北,勝利完成了黨中央賦予的擔當“先遣隊”的歷史使命,對紅一、四方面軍到達陜北建立革命根據地做出了重大貢獻。其中,紅二十五軍鏖戰獨樹鎮(方城縣)與四渡赤水、血戰湘江、飛奪盧定橋等并稱為紅軍長征史中的八大著名戰斗。

圖片6.jpg

                                                  (紅二十五軍長征鏖戰獨樹鎮紀念地)
    目前河南省將在紅二十五軍長征這個時間和空間的范圍之內,重點是“兩個核心區和多個支撐點”來規劃河南省國家長征文化公園的基本框架?!皟蓚€核心區”即紅二十五軍長征出發地(羅山縣)片區,紅二十五軍鏖戰獨樹鎮紀念地(方城縣)片區,以及長征決策地(光山縣花山寨)、桐柏縣、泌陽縣、盧氏縣(省際目的地、根據地)等,全面反映了紅二十五軍在河南段的長征路線和活動軌跡。
    長征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十四五”期間,根據長征沿線文物和文化資源的整體市局、稟賦差異及周邊人居環境、自然條件、配套設施等情況,結合國土空間規劃,完善長征精神主題教育措施,推動長征精神進企業、進農村、進學校、進社區、進軍營,鼓勵有條件的學校開展相關文化教育,讓長征精融入群眾生活,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
     (四)黃河國家文化公園
    黃河,是位于中國北方地區的大河,中國第二長河(也有稱第二大河流),全長約5464公里,發源于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北麓的約古宗列盆地,由西向東包括上、中、下游和11個河段,流經青海、四川、甘肅、寧夏、內蒙古、陜西、山西、河南及山東9個?。ㄗ灾螀^),最后流入渤海。
    2019年9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鄭州“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提出要“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著力加強生態保護治理、保障黃河長治久安、促進全流域高質量發展、改善人民群眾生活、保護傳承弘揚黃河文化,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蓖瑫r指出,要保護、傳承、弘揚黃河文化。黃河文化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要推進黃河文化遺產的系統保護,守好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要深入挖掘黃河文化蘊含的時代價值,講好“黃河故事”,延續歷史文脈,堅定文化自信,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凝聚精神力量。
    黃河國家文化公園,主要涉及 9 個?。ㄗ灾螀^)。黃河有著“母親河”的美譽,黃河流域所滋養的文化聚落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黃河文化的保護與傳承,是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內容;而黃河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則是黃河文化保護與傳承的重要舉措與手段。

圖片7.jpg

                                                         (黃河小浪底樞紐工程)
    以中原文明為代表的河南文化是黃河文化中最具傳播力的核心文化要素。而處于“承上啟下”地段的河南省內黃河流域,本身既是中國第二、第三階梯的過渡地段,也是黃、淮、海三大流域的交界地段,堪稱新老更替的關鍵地域。在多種地理、文化因素的交融影響下,自然孕育了最具多樣性的黃河景觀。

圖片8.jpg

                                                         (鄭州黃河濱河公園)
    河南,是“黃河之心”,在黃河流經的9個省區中,對黃河的感情是那樣深切又復雜。一部河南黃河史,既是黃河本身的變遷史,也是以黃河為軸帶的河南經濟的發展史、社會的演進史、科技的進步史、文化的孕育史。
    黃河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的建設,對于促進河南黃河文化保護、傳承與弘揚,提升河南人民幸福感、推動河南黃河經濟多樣化創新發展,均具有劃時代的重要意義。
黃河文物與文化資源散落在河南省沿黃的21個縣市,形態分散,數量巨大,保存程度不一。這些資源除可收藏、陳列于博物館的可移動文物外,還涉及到大量的不可移動文物,更兼民俗民風、文學創作、音樂歌曲等大量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這就需要對其體系進行科學的梳理與整合,從而為黃河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和發展提供資源保障。

    二、“四大”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的發展愿景
    1.促進文旅融合,指明發展方向
    近年來,我國跨時代、跨區域、跨文化的大型線性文化及旅游研究迅速升溫,其多元化功能亦愈發強勢地得以體現。作為迄今為止覆蓋區域最大、涉及范圍最廣的國家文旅融合工程,“四大”國家文化公園也將成為未來文旅融合創新發展的重要載體和示范引領。目前,根據文物和文化資源的整體布局、稟賦差異,及周邊的人居環境、自然條件、配套設施等情況,并結合國土空間規劃,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已基本形成了管控保護、主題展示、文旅融合、傳統利用“四大”主體功能區的劃分與方向。所謂文旅融合區,是由主題展示區及其周邊就近就便并可看可覽的歷史文化、自然生態、現代文旅優質資源組成,重點是利用文物和文化資源的外溢輻射效應,建設文化旅游深度融合發展的示范區。
    河南作為歷史文化大省,無論是文物古跡還是自然風光數量都相當可觀,且作為人口大省和全國性的交通樞紐之一,旅游潛能本就十分巨大。然而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該地的文旅資源并沒有得到很好的開發和利用。那么“國家文化公園”概念的提出,以及相關項目的落地,無疑為處于發展轉型關鍵節點的河南文化旅游業指明了前進的發現。
    以河南省的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為例,現階段黃河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已初步形成了景區帶動、縣鄉(鎮)村協同、產業融合、業態引領、公共服務體系建設五大發展方向。作為黃河文明重要組成部分的中原文明,河南肩負著保護、傳承和弘揚黃河文化,向世界講好黃河精神的歷史使命與義務。運用IP思維,以“內容力”為生命和動力源的發展理念,突出泛黃河文化區各段落、各區縣不同的個性化要素,講好能夠讓人們產生共鳴的黃河故事,并進一步將相關IP挖掘出更為深刻、豐富的內涵。做好黃河文化這一大IP,不僅是黃河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建設的需要與核心之一,同時也是新時期文旅融合的發展方向之一。在融合文化、旅游相關產業的過程中,更好地將本土歷史與現狀融合起來,為新時期河南的發展提供歷史經驗及養料,并反哺現代文化,也使“過去”在“現代”的詮釋下重新綻放光彩,助力于河南的經濟文化建設和吸引力的提升。
    2.整合本土資源,重塑省域文旅新形象
    河南作為唯一兼具“四大”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的省份,全省范圍內的文化遺產及文旅資源均十分豐富。就以長征國家文化公園來說,既有像羅山縣何家沖紀念園、方城縣獨樹鎮長征文化園這樣的核心展示園,也有以此為輻射的紅色旅游基地作為河南省長征文化旅游的集中展示帶,此外,還有分散于豫東南等地的特色展示點,如作為長征決策地的光山縣花山寨等。
    其他如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分別串聯起豫西南和豫北的部分區域涉及南陽、駐馬店、平頂山、鄭州、新鄉、鶴壁、安陽等13個縣(市、區);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涵蓋了河南40個縣(市、區);而黃河國家文化中心(河南段)的范圍涉及沿黃區的21個縣市??梢哉f,“四大”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分布是相互交叉、相互補充的,由點及面地輻射到了幾乎豫省全境,甚至在部分地段形成了核心文化遺產聚集區及文化旅游帶,毫無疑問,這是有利于整合區域優質資源,持續開發相關大IP的先決條件和得天獨厚的優勢。
    河南應當利用其本身在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中的獨特地位、復合效應及重要作用,堅持全局統籌的觀念,打好文旅牌,實現本地區文化旅游資源的深度開發、文化旅游產業的持續升級,以及本省文旅吸引力的不斷提升。
    3.助力鄉村振興,提供戰略指導
    “國家文化公園”概念的提出并落地,為河南鄉村振興的發展具有積極的戰略指導意義。
    產業發展是鄉村振興的關鍵,鄉村旅游則是鄉村振興的重要動力。國家文化公園以點、線、面的形式提點、串聯起了河南各地的鄉村,以此為依托大力發展鄉村旅游不僅具有必要性,而且兼具可行性。作為第三產業,鄉村旅游不僅可以助力當地加快產業升級、實現村民生活富裕、激發農村潛在活力,還有助于打造生態宜居的環境、實現鄉風文明的建設、形成有效治理的格局。
    河南是農業大省、文化大省,重視豫鄉的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和文旅發展,不僅可以串聯起當地的人文、自然、產業等各領域資源,打破固有的因行政劃分而造成的地域及資源壁壘,有效整合利用各方資源,更能以文化旅游為驅動力和龍頭,帶動其他產業的發展和升級,輻射到本地區的各個方面。從提升河南鄉村核心吸引力,到鞏固河南省的綜合競爭力,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的建設都會給河南鄉村帶來“生態美、生產美、生活美” 的更多發展機遇。
    4.優化區域經濟結構,達到共同富裕
    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無疑將會提升河南的文化吸引力,并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如相關配套設施(餐飲、娛樂等產業等),會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和崗位,對于提振當地經濟有著不可小覷的作用。
    除此之外,還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四大”國家文化公園幾乎都是以線性形態在河南分布的,并以文化旅游紐帶串聯起了沿“線”的不同行政區劃??h區、鄉鎮因國家文化公園而形成的聚落聯系更加緊密,且相互之間更加開放、互動也更為頻繁。這就為省內先富帶動后富、城鎮與鄉村共贏局面的形成創造了較之前更為優越的條件。
    2021年,我國已經拉開了鄉村振興的序幕,在此歷史大背景下,跨區域聯動發展,實現共同富裕的意義就尤為重要。以長城國家文化公園為例,分布于豫南的楚長城不但在學術研究上填補了中國長城史研究領域的空白,同時作為重要的文化旅游資源,還串聯起了豫西南經濟發展相對滯后的各縣市區。在文化強國、鄉村振興的時代機遇下,依托國家文化公園的整體戰略,做好“文旅融合”與“傳統利用”,一定可以使偏遠山區長城一線的各地區得到更好的發展。
    5.加強全國跨區域合作,鞏固提升本省特色地位
    河南省作為唯一兼具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四大”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任務的省份,具有得天獨厚的文化集聚效應。在著眼于本土的同時,河南應當利用自身這一優勢,加強與周邊乃至全國相關省市區的合作與聯系,在國家文化公園的助力下,實現從文旅到產業、經濟社會的全面發展。
    “四大”國家文化公園既有南北貫向,又有東西走向。河南作為各方的交匯點,利用國家文化公園的統籌建設,與各相關主題文化公園聯動,在保有本土特色的前提下,又與文化公園的整體概念相諧統一又不搞重復性建設,從而達到國家文化公園系統的良性運轉和其地區文旅產業的互利共贏。
    與此同時,在國家文化公園保護建設的過程中,河南在與各兄弟省份親密合作的同時,也更要突出豫地特色與本色。譬如,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應該積極表達“長城之源”、“雙河互動”、“北上先鋒”、“黃河之心”的地理區位與情感概念,規劃出了文化軸線,以城市、鄉鎮及景區為節點,“四區聯動、五大工程促進”及“四路協同”并舉的措施,推動國家文化公園(河南段)與河南“一帶一路”戰略部署的方向和路徑結合,堅持全方位、高水平的開放,將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地區開放、全球經濟的發展相聯系,正是抓住了國家文化公園跨地域、開放性、多元化的特點。
    所以,河南應充分認識和重視自己在“四大”國家文化公園建設與發展過程中無可取代的關鍵角色、重要地位,以及所肩負的歷史使命。

(作者:朱萬峰  北京九鼎輝煌旅游發展研究院院長)

 

老板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